白川.

双玄股…绝不认输!

我的摸鱼依旧很ugly。

周末的心情跌落谷底,只有冰秋能稍微救一下我了。晚安。

【冰秋】本小题满分15分

wdm好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但是最后结尾的沈老师内心独白突然被虐到了呜呜呜呜呜

莲蓉月饼饼:

4:30



  【〈x周年庆〉绿jj女性向频道特别任务!〈请对你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点击查看细则】
  
  沈清秋一大早就被任务的提示音吵醒了。还未等他缓过神来,系统就自动弹出了具体的任务内容。
  
  【任务要求:做出符合规定的若干项举动。请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如果任务失败,将进入惩罚环节。倒计时:19小时30分。】
  
  【本小题满分15分(规定以外的举动不扣分)】
  
  沈清秋猛然睁眼,转头发现洛冰河正欲穿衣下床,见他醒了,忙道:“师尊你再休息一会吧,我去做早饭!”
  
  沈清秋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腰间传来的阵阵酸痛,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开始与系统作斗争。
  
  我好像没有说要接受任务吧?!”
  
  【任务为强制性。本任务没有提示,请玩家自行探索和解答。】
  
  “周年庆?几周年,怎么就周年庆了?周年庆你不给点奖励福利也就算了,给我搞这个?!”
  
  【祝玩家x周年快乐!】
  
  快乐你个头!
  
  沈清秋知道搞不过系统,可现在已是生米煮成熟饭,改不得了,便躺在床上好好捋了一下。
  
  照它这么说……得把“表达爱意”的举动,在规定的时间里,一样一样对着洛冰河做过来?沈清秋震惊了,随即感觉羞耻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始蔓延全身。
  
  表达爱意,怎么表达?大声高喊洛冰河我爱你?强吻他?推倒他?正面x……咳咳。
  
  沈清秋越想越恐怖,可那个惩罚的提示亮堂堂的在眼前晃来晃去,扰得沈清秋不得安宁。他深吸一口气,把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门的洛冰河叫了回来。
  
  洛冰河迅速转身然后一脸兴奋地摇着尾巴扒在床边:“怎么了师尊?”
  
  沈清秋改变了一下咸鱼躺姿,慢慢侧过身,用一只手扶着洛冰河的脸,对着嘴唇就吻了上去。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亲吻〉达成!+2分。当前进度:2/15】
  
  有用!沈清秋觉得自己这波老脸牺牲的十分明智,不由得心里雀跃了一小会。但洛冰河显然雀跃得要上房揭瓦了,他欢欣地啃着沈清秋的嘴,里里外外来来回回啃了个遍才放开。
  
  沈清秋红着脸躺了回去,并试图扯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脑袋,往边上一瞥,发现洛冰河还扒在床边,毛茸茸的脑袋盛开着粉红色的小花。
  
  沈清秋气道:“快去做饭!”
  
  “是!”洛冰河笑着起身,然后突然俯下身子,脸正对着沈清秋。沈清秋挂不住老脸,正欲开口赶人,却被温暖柔软的一双唇堵住了话语。这个吻轻盈而温柔,只消片刻便离去了。紧接着是洛冰河同样温柔的话语:“师尊真好。”
  
  沈清秋只觉得自己的脸瞬间烧了个干净。
  


  
  洛冰河满心欢喜地出去做饭了,沈清秋倒是苦恼了起来,一边穿衣一边思索还能干些什么。
  
  表达爱意……沈清秋一下子除了搂搂抱抱之类竟想不出别的。他鲜少看谈恋爱的言情小说,硬要说的话……那也是《狂傲仙魔途》里冰哥对后宫三千种种狂炫酷拽的男主专属示爱方式。
  
  送些什么几万年的天材地宝是人能做到的事吗?!
  
  沈清秋整理妥帖,便溜进了厨房。
  
  不管怎么说,先试试能想得到的。
  
  他一边屏息凝神,一边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是清静峰峰主啊!为啥要在自己的地盘上鬼鬼祟祟地做贼啊!
  
  
  但他还是轻手轻脚地靠近了洛冰河。
  
  洛冰河正聚精会神地做饭。
  
  沈清秋琢磨着改如何抱上去,还要显得不太刻意。当然,就算他僵硬得跟丧尸一样贴洛冰河身上,洛冰河估计也会十分兴奋。
  
  他一边找时机,一边盯着洛冰河看。该说男主的脸确实是好看,就算在油烟四起的厨房,也盖不住气质。
  
  洛冰河认真起来的时候,和平日里粘着他腻歪的时候全然不一样。认真做的事又分两种:魔族的事和清静峰的事。
  
  魔族的事,那是非得等到不去魔界就要完蛋的地步,洛冰河才会十分不情愿地屈尊前往,风风火火地解决完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来。
  
  而清静峰的事,就是头等大事。纱华铃八百里加急求救信发过来,洛冰河还委屈巴巴地拽沈清秋的衣角,担心他明天的早饭。
  
  洛冰河看上去分不清重点,但是实际上是绝对不会出差错的。处理魔族事务时是狠厉与果决,竹舍之中又更多的是柔和与细致。
  
  沈清秋现在站着的位置,看不见洛冰河的脸,只能对着他束起垂下的长发。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缓缓地流淌在空气中。
  
  “师尊?”
  
  洛冰河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了头。
  
        沈清秋吓了一跳,一时间竟忘了回应。他本来就和洛冰河挨得近,现在几乎是脸贴着脸。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洛冰河的呼吸,清楚地看到颤动的眼睫……
  
  吻是轻的。
  
  无波无澜,仿若细水长流,一朝水到渠成,清澈而温暖。
  
  洛冰河搂过了沈清秋的腰,让两人贴得更近了些。待唇齿相离,拥抱却没分开。洛冰河把头轻轻地搁在沈清秋的肩上,小声道:“师尊来这儿做什么?”
  
  声音都腻成了一团。
  
  当然是来看你了。这句话沈清秋憋在肚子里没说,他听着洛冰河那得意得都快翘上天的尾调,没好气地回道:“不做什么。”
  
  洛冰河果断装作没听到,继续抱着蹭。沈清秋被他闹得挂不住脸,只觉得耳尖发烫,便道:“冰河,别闹。”
  
  饭还在锅里呢!别糊了!
  
  大约是心有灵犀,洛冰河好歹没忘了锅里的东西,抱了一会儿也就放开了。颇为恋恋不舍地道:“早饭还没好,麻烦师尊再等一等了……”
  
  沈清秋还未点头回应,又听洛冰河道:“厨房有些脏乱,要不师尊还是回竹舍……”
  
  这竟是在给他下逐客令?沈清秋挑了挑眉,脱口而出:“不回!”这回答显得有些斗志昂扬,沈清秋咳了一声,准备挽回一下ooc边缘的形象。
  
  “怎么,清静峰上还有我待不得的地方吗?”
  
  “不是……”
  
  

     是你不该被柴米油盐的凡尘所扰。
  
  洛冰河这话没来的及说出口,他一抬头,就望进了沈清秋的眼睛,也就哑了声音。
  
  

  可万千俗世,及不上你所在的咫尺。
  
  沈清秋这句话依然没有说出口。锅内盘腾而上的水汽,氤氲了一室的曦光。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合作早餐〉达成!+2分。当前进度:4/15】
  

  沈清秋震惊了,这分实在是加得过于诡异了。拥抱不加分,一个他压根没参与过的早饭居然加分了!不过好歹捞了分数,他也不想吐槽系统这个脑子被门夹的操作。
  
  压轴大题长路漫漫,什么时候能解完啊!
  

  

  沈清秋揣着心事往桌边一坐,洛冰河非常及时地就把一碗热粥摆在了他的面前。
  

  系统提示即时响起。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共进早餐〉达成!+2分。当前进度:6/15】
  
  哟呵!沈清秋眼睛一亮。这分数看上去也不怎么难赚啊!这才吃个早饭,五分之二的分数已经收入囊中,妙哉。
  
  
  



  吃过早饭,沈清秋回了竹舍。洛冰河平日虽爱粘着他,但也不会夸张到时时刻刻寸步不离的地步,是以上午便各自处理些正事。
  
  沈清秋不光是个半路出家的修士,还是个半路出家的老师。他无时不刻不在庆幸清静峰弟子天资聪慧,没给他这个半吊子带歪——当然只是指学术方面。
  
  他秉承着新世纪的素质教育理念,刚来给清静峰上下减了个负——在认真咨询岳清源掌门的前提下。
  
  所以每日批改完课业,都能偷得浮生半日闲,悄悄过会儿他梦想中混吃等死颐养天年的日子。
  

  沈清秋合上了书卷。
  
  “师尊累了?”
  
  洛冰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
  
  “才看了会儿书罢了。”沈清秋笑着握住了他的手,顺势转过了身子,“不如我们去别处逛逛?”
  
  洛冰河眼睛一亮,大有要扑过来的架势。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约会〉达成!+3分。当前进度:9/15】
  
   沈清秋便愉快地让他扑了个满怀。
  
  



  
  已是入秋的季节了,风中也多了丝凉意。清静峰上多竹,层层叠翠,其中映着些流水奇石,梅兰菊也是不少的。清静而不乏味单调,更显的是深远。
  
  沈清秋与洛冰河并排走在山路上。
  
  这条路他几乎踏了千百遍了。洛冰河拉着他访遍天下山川,回过头来他还是想走一回清静峰后山的路。
  
  一个人走过,两个人也一起走过。
  
  说有什么奇景,倒也是真的没有。沈清秋后来想想,大约熟知是一景,回忆是一景,洛冰河也是一景。
  
  沈清秋转头看了一眼。
  
  没料想洛冰河竟也在看他,见他望过来便笑了。沈清秋也笑道:“为何一直看我?”
  
  “我的师尊,还不准我看了吗?”
  
  油嘴滑舌!沈清秋递了个自以为恼怒的眼神,没想到却换了个洛冰河更灿烂的笑容。他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突然脚底一滑——
  
  “师尊!”洛冰河伸手就抓住了沈清秋的手,一把环住他的腰,顺势往回一带,将整个人圈进了怀里。
  
  沈清秋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刚才他准备踏上去的石板竟不知何时塌了半边。方才只顾和洛冰河说话,竟忘了看路。
  
  沈清秋愤然骂了句豆腐渣工程,就听洛冰河无比紧张的声音响起:“师尊你没事吧!”
  
  “无事。”
  
  你搂得那么勤快,想有事都不成啊!
  
  沈清秋被洛冰河紧紧地抱着,只觉自己对“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这件事的接受程度呈指数式增长,哪怕下一秒明帆从对面走过来,他大概也能面不改色地打个招呼。
  
  老脸都能送去垫桌角了!
  
  好巧不巧系统还蹦出来提醒他,伴着喜庆的bgm把大字儿往他脸上贴。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牵手后拥抱〉达成!+5分。当前进度:14/15】
  
  合着这还是个组合技?沈清秋再一次被系统骚操作震惊了。不过好歹已经14分了,离成功只差一步,沈清秋便舒心地让洛冰河又抱了许久。
  
  



  
  
  
  从山上下来已临近傍晚,那最后一分依然毫无动静,也毫无头绪。
  
  凡事都不嫌大的沈老师傅终于感受到了急迫。
  
  他挽了洛冰河的手,摸了洛冰河的脑袋,还冒着被扣逼格的风险捏了洛冰河的脸……完全没用!
  
  沈清秋坐在竹舍桌旁,深吸一口气,咬咬牙——只有最后那个办法了。这要还不行,那就完全是系统脑子被门夹了。
  
  洛冰河端了晚饭进了屋,坐在了沈清秋的对面。
  
  沈清秋酝酿半天,做了充足的准备,可憋了半天,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吃吧。”
  
  洛冰河愉快地“嗯”了一声。
  
  如果沈清秋有个手机,他一定要上网求助“怎样对男朋友说骚话还显得不刻意不做作?”
  
  沈清秋在这边焦躁,洛冰河却在另一边兴致颇高。
  
  “师尊为何一直看我?”
  
  沈清秋听他那乐得快上了天的语调,气就不打一处来。好的不学!竟瞎学些有的没的,现在都敢调戏师尊了!
  
  “喜欢你呗,还不准我看了?”
  
  两人皆是一愣,下一刻,沈清秋简直想夺门而出。洛冰河倒是忽地红了脸,作的一副娇羞模样。
  
  “咳。”沈清秋僵硬地把筷子戳进饭里,僵硬地说,“赶紧吃,菜都凉了。”
  
  沈清秋的心也凉了。
  
  没有提示!没有加分!他喜欢你都字正腔圆地送进洛冰河的耳朵了,居然还达不成要求?
  
  早就知道系统脑子被门夹了!
  
  



  
  
  吃过饭,洛冰河收了碗筷便出去了。沈清秋像是还没回过味来,空着脑子翻了翻桌上的书,左等右等却不见洛冰河回来。
  
  怎么回事?沈清秋放下书就往外走,一出门就看见了宁婴婴往竹舍这边过来了。
  
  “师尊!”
  
  沈清秋点点头,问道:“你看见洛冰河了吗?”
  
  宁婴婴道:“师尊,我正想说这事儿呢。我刚路过厨房,见阿洛急匆匆地要走,说是魔界急事,来不及跟您打招呼了,让师尊放心,他一个时辰之后一定会回来的。”
  
  沈清秋还未答话,就听宁婴婴道:“师尊你不要生气啦,阿洛也是迫不得已,肯定是真的有急事啦。”
  
  啥?沈清秋莫名奇妙地看了一眼宁婴婴,我有生气吗?我看上去像是生气了吗!?
  
  失魂落魄的帽子乱戴也就算了,怎么生气也能乱编排了!
  
  送走了宁婴婴,沈清秋开始愁了。
  
  洛冰河不打招呼就跑这件事先放一边……不,不能放,有空跟宁婴婴交代得那么清楚没空来竹舍请示一下,这笔账先记着。
  
  可这任务怎么办啊!
  
  虽说洛冰河言出必行,说一个时辰绝对不会拖半秒,没准半个时辰一过就能回来。可算算时间,离倒计时结束也没差多少了。
  
  关于最后的那一分,他还没有任何头绪。
  
  惩罚啊惩罚!想想这个系统的惩罚方式沈清秋就头疼不已。
  
  这都什么事儿啊。
  
  沈清秋叹了口气,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转悠到了竹舍偏室的门口,便顺手推开了门。
  
  事情尘埃落定后,洛冰河就一直陪他睡,偏室久无人居,但也一直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沈清秋点了灯,径直往床上一坐。
  
  


  “还有多久?”
  
  【倒计时2小时15分。】
  
  “那惩罚内容是什么?你稍微透露一下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惩罚内容无法剧透,请贵方积极完成任务。】
  
  沈清秋“啧”了一声,道:“好吧,不说就不说,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话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暴力倾向?或者说心理问题?”
  
  【……】
  
  沈清秋往床上一倒,突然想到了个办法:“能不能用爽度代替惩罚?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是爽度我能保证,肯定够用。”
  
  
  【贵方可以选择扣除所有b格代替惩罚。】
  
  “……”
  
  沈清秋:“那还是算了吧,现在还剩多久?”
  
  【倒计时2小时10分。】
  
  沈清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像一个深闺怨妇,苦等归人,辗转反侧,求而不得……
  
  打住!
  
  沈清秋蹭地从床上起身,甩掉了脑子里无比可怕的场景。
  
  视线角落里突然闪过一束光。
  
  是从桌旁一个小角落里传出来的。沈清秋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一个小巧的瓷瓶。
  
  洛冰河为什么在这里放一个瓷瓶?沈清秋伸手就掏了出来,发现是空的。样式还颇为眼熟,跟千草峰装伤药的瓶子差不多……
  
  等下,这不就是千草峰的药瓶吗!
  
  沈清秋一愣。
  
  霎时,久远尘封的记忆就像决堤洪水一样倾泻而下。
  


  “谢师尊赐药!”
  
  孩童遍布伤痕的脸上绽出一个笑容。
  
  初春暖阳,融了隔阂的坚冰。
  
  蜿蜒流水,淌开万千的柔情。
  


  
  仿佛过了很久,沈清秋才缓缓开口。
  
  “今天是什么日子?”
  
  【八月廿二日。】
  
  “我是说,现世……公历是什么日子?”
  
  系统尽职尽责:【九月二十一日。】
  
  沈清秋轻轻地握着那个瓷瓶,一句话没说。
  
  周年庆,没想到是这个周年庆。
  
  沈垣死亡x周年庆,沈垣死亡发现没死成还穿越了x周年庆,沈垣遇到坑比系统x周年庆。
  
  哦对,还是他那个没过完的生日x周年庆……这个先不说,反正他多少年没过生日了,一年到头节日那么多,也不差这一天。
  
  
  
  

  可这还是沈垣第一次遇到洛冰河x周年庆。
  
  想到这里,沈清秋的心情又稍稍飘上来些,觉得这个“庆”,庆得合情合理,还是一个旁人不知道,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庆典。
  
  沈清秋笑着摸了摸小瓷瓶,又将它塞了回去。
  

  
  就在这时,偏室的门开了。
  
  “师尊?”洛冰河探出一个脑袋,小心翼翼地问。见沈清秋面色平静,不像是怒了,便慢吞吞地进了屋。
  
  洛冰河显然是匆忙赶回来的。头发有些乱,衣领也翻着,脸上是惊慌失措,还带着份委屈。
  
  哪里像个统领一界魔君。
  
  “对不起啊师尊……是真的有急事,我处理完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
  
  洛冰河支支吾吾地解释着,忽见沈清秋挪步往他这边走,然后站定在他的面前。
  
  距离很近,近得洛冰河还没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卡了壳。
  
  沈清秋伸手理了理洛冰河的衣领。
  
  “这样才像个样子。”
  
  洛冰河一时没反应过来。
  
  “啊?”
  
  沈清秋忽的笑了,借着灯光盯着看了半晌,轻声道:“说你长的好看。”
  


  
  【〈对您的爱人做出表达爱意的举动〉之〈爱的夸赞〉达成!+1分。当前进度:15/15】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
  
   【……】
  
  沈清秋直接屏蔽了系统的提示。
  
  反正要有奖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被不明所以但是非常兴奋的洛冰河抱了个满怀,把头搁在对方肩上,又伸手回抱住了他。
  

  这才是真正的奖励,这才是真正的庆贺。
  
  
  


  有幸相识,祝你快乐。
  
  



  
————END———— 
  
  



  
  
  
  
彩蛋:
  “什么?所以你就对冰哥各种骚话连篇凑足了15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尚清华拍桌狂笑,差点没岔气。


  沈清秋好不容易忍住了打人的冲动。他才是脑子被门夹了才来跟尚清华吐槽系统的“周年庆”任务。


  “你笑什么?你知道我有多苦吗!”


  尚清华道:“你苦什么?你俩平时腻歪的时候咋不觉得苦了,我们围观群众才苦好吗。”


  沈清秋一愣:“你什么意思?”


  尚清华接着道:“表达爱意,无非就是搂搂抱抱唧唧我我……你跟冰哥平时做的还少吗?你们在穹顶殿都一直眉来眼去。”


  “瓜兄啊……”尚清华颇为语重心长地道,“按我说,你跟冰哥平时那样子,别说15分,150分都绰绰有余。”


  沈清秋:“……”
  
  
  


  



  
  

昨晚摸鱼,我还是不知道怎样才能用好这个天杀的sai呜呜呜。
又把小冰河画残了。
我是名朋沈清秋5958。我是小熊硬糖,呜呜呜。

不会画剑的自己……一个大头柳师姐x

吹爆您!!!铜钱太好看了!!!

山魂:

冰潭四十九年      小铜钱

不知道自己在画些什么…
四肢简称鸡爪子。
厚脸皮求勾搭(bu